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第五十章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后却道:「我暂时不想问,待我想问的时候,再问你。」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今后会因这个赌约问她那样的问题。

    殷红豆眼睛有些干涩,她朝外看了一眼,天色渐渐要黑下来了,便道:「奴婢出去看一会儿,六爷您也歇歇眼睛,改明儿再玩。」

    傅慎时抬抬手,示意时砚推他去书桌那边。

    初秋季节多雨,不一会子落了一场骤雨,雨水哗啦啦地砸在灰瓦之上,沿着凹槽一路滑落,像一条细线一样直直坠下,汇聚在廊下的小沟里。

    一场瓢泼大雨后,第二天便晴朗起来。

    下过雨的天儿,愈发清新明朗。

    殷红豆自第一次跟傅慎时赌就输了,便没再主动邀他比赛,眼看着明天就是九九重阳节,她便忙活起打扫屋子和插茱萸的事儿。

    忙过了一上午,下午丫鬟们一起坐在厢房的廊下,脚边摆着好几个笸箩,里边放着针线,一边做针线活儿,一边闲聊。

    傅慎时身上的东西都是针线房上和廖妈妈有空做的,廖妈妈做的很好,但是针线房上的人没办法近他的身,只能做个大概,其实并不那么舒服。

    丫鬟翠叶有一双巧手,很擅长做鞋子,她粗胖的手上戴着顶针,低头纳鞋底,道:「我观察过,六爷有的鞋子不大好,估摸着穿着挤脚,不过我可不敢给六爷做鞋,红豆姐姐,你要是得空,可以给六爷做一双好鞋穿穿,你做的六爷肯定穿。」

    翠竹也道:「翠叶说的是,红豆姐姐做的,六爷肯定穿。」

    丫鬟们不是打趣,而是真心实意地说,殷红豆倒也不好驳了,她只能厚着脸皮道:「叫你们笑话了,我不会做鞋,实际上我连针线都不太会,前儿有件衣裳炸线了,都是翠微给我缝补的呢。」

    她极少摸针线,何谈做鞋。

    在大业,姑娘家不会女红的还真是极少数,丫鬟人们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也不是取笑,只是觉得意外和好笑而已。

    翠叶将鞋底翻了个面儿,道:「红豆姐姐,我们教你吧!」

    「好呀!」殷红豆认为,这还是门实用技术,可学。

    翠叶放下手里的鞋底子,正要挪动杌子坐到殷红豆那边去,正好瞧见翠竹在绣荷包,她定睛一瞧,好像是鸳鸯荷包,便打趣她道:「翠竹,你这是要给谁的呢?」

    翠竹红着脸,别过身子道:「要你管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