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第0841章 流言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冯永自然不知道,刘良这小子透支了这么大的体力,居然还食髓知味,想着法子要从自己手里再多拿一些秘香。

    当然,若是他知道了,少不得又要把这小子先吊起来抽一顿,让他重新回忆起被冯文和支配的恐惧。

    阿梅是怎么来到这个世上的?

    不就是她的阿母趁人之危,勇擒汉家郎君,这才有了她?

    凭什么擒的?

    不正是用1.0版本的秘香把人摞倒的?

    阿梅的阿母本是族里的巫医,主要工作就是跳大神,给人看病,或者是一边跳大神一边给人看病。

    巫医知道一些致幻或者刺激神经的药物最是正常不过,不知道才不正常。

    当年冯某人不也是步了自家岳父的后尘,被阿梅用祖传秘香给摞倒了,然后丢了头汤。

    这件事当时可是让关姬耿耿于怀忿忿不平,直至她正式成了冯家正室才真正放下。

    当然,这个不是重点。

    重点是阿梅祖传的这个秘香,它的原材料只产于南中。

    冯永也不是没想过把所用的草药从南中移植出来,但别说是移到汉中,就是移到锦城附近都失败了。

    就算是有成活的,也失去了原有药性,做出来的秘香根本不顶用。

    不过这算是意料之中。

    毕竟南中那种气候,和锦城还是有不小区别的。

    水土不服很正常。

    但这就导致了秘香注定只能是小产量。

    南乡那边,有时候想要从某些死硬细作嘴里探出秘密。

    只要给他喝点美酒,里头掺了巫医所用致幻药物,同时燃上特制版的秘香,就可以让人晕乎乎地坠入幻境。

    再加上冯文和从后世带过来的一些问讯手段。

    而且现在的细作又不像后世,还有某些自我催眠手段,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还能把假话当成真话来说。

    这个时代,就算是再死硬的细作,想要保住秘密,要么是清醒的状态下,要么是死透了的情况下。

    所以致幻加秘香的组合,虽说比不过后世的自白剂,但说是低配版,那也是差不多。

    当然,刘良所用的这种,那是情趣版,与审问细作的那种不一样。

    原材料都差不多,只是配料的剂量不一样。

    但不管是哪一版,那都算是珍藏品,哪能说是想要就要的?

    不过刘良想得虽是美,但有一点他是想对了:冯文和显然对自己在西平的所作所为很是满意。

    或者说是很合冯某人的胃口。

    若是刘良没什么大志向,那么大约也就满足了。

    毕竟在湟水河谷,他背后有兴汉会支持,同时又是几大部族的女婿,横着走不是问题。

    再加上每年过手的物资,就算不刻意去琢磨,手上也会自动沾上油水。

    大富大贵说不上,但这辈子衣食无忧,想来应当是可以的——只要大汉能一直控制住这里,只要冯文和不倒。

    但这可能吗?

    先不说指望别人一辈子,就算是刘良自己,若是真没点志向,他何必来西平和胡人厮混?

    总不能是口味独特吧?

    反正当初有丞相卖自家大面子,有赵老将军作保,冯文和也答应放过自己一马。

    在锦城混吃等死不好吗?

    就算不好,那在陇右混个闲差不行吗?

    倒是雪娘,一听到自家阿郎想要跟着族里的人去陇右,当下脸色就是有些紧张:

    “阿郎,凉州那边虽说有阿兄的部族,但他已经算是分出去的部族,万一……”

    刘良却是不在意地摆摆手:“没有什么万一,我自有分寸,且放心就是。”

    前两年,刘良跟秃发匹孤和秃发阗立喝了大半年的酒,他们心里打的什么算盘,刘良又岂会看不出一二?

    别人都觉得秃发部是想两头下注,但刘良知道,这两年自己经手的物资,往秃发部是有所倾斜的。

    再说了,那秃发阗立说是跑去了凉州,但他去凉州之前,可是特意去了一趟陇右。

    以冯文和的心狠手辣,秃发部真要敢一边拿了他的好处,还一边左右摇摆,怕是早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大汉劳力的总管事,岂是说说而已?

    不信去问问南边的蛮夷?

    看着刘良明明顶着一副珍兽眼,但却是自信满满的神情,雪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当下只得点头应下:

    “是,妾知晓了。”

    西平的刘良正想着美梦,而东巡至许昌的曹睿,却是美梦破灭。

    萧关下曹真十万大军被冯永以两万大破的消息,犹如一个晴天霹雳,把曹睿打击得眼前阵阵发黑。

    “冯贼,吾当剥其皮,啖汝肉!”

    曹睿念及自己精心布置了两年之久的计划,就这么被冯贼的两万人马一举灭之。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