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第四百九十二章 天剑派之战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从今日起,我铸剑山庄全面封锁山庄,任何人不得出入,如有违背,杀无赦!”天剑客下令。

    要知道唯有门派在面临存亡危机之时才会下令封锁山门。

    天少黎脸色惨白,他已经明白了事态的严重。

    很快,程刚便将门派的事情如实禀告。

    南剑天远在落日山脉,二人隔空相对。

    当他得到这个消息略感吃惊,但联想到昨夜之事很快恢复如常。

    “区区一个少庄主,代表不了铸剑山庄的意思。”南剑天道。

    “何以见得?”

    “如果进攻天门,我会成为首要目标,正因如此,我才断定天剑客并不知晓此事,多半是天少黎自负不平的挑衅行为。”

    “我明白了!”

    “除此之外可还有其他要事?”

    “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讲无妨!”

    “我有一个大胆的提议,乘此时机进攻铸剑山庄,他们一定疏于防范,得手的概率至少在七成以上。”程刚道。

    “所有人都知道你在落日山深居浅出,这个时候主动出击一定可起到出人预料的效果。”

    “看来你与我想到一处去了。”

    “怎么,你也想开战?”

    “不错,携天道门胜利余威,一统天南!”

    “原来你早有计划。”

    “只不过我们要首先攻打的并非铸剑山庄,而是天剑派。”南剑天语出惊人。

    “为何,要知道天剑派的实力远在铸剑山庄之上,下设四大堂口,底蕴深厚,这样做会不会风险太大。”

    “你只是看到表象,铸剑山庄实力雄厚,而且据传正在炼制的一柄夺天地造化的‘仙剑’即将诞世,而且铸剑山庄已经完全封锁,这个时候强攻会给第三者留下可乘之机,而且,铸剑山庄庄主天剑客身负重创,他虽然掩饰了这一切,但铸剑山庄无故封山,已经足以说明他伤势极重,铸剑山庄短时间不足为虑,反倒是天剑派最近动作不断,天山童姥二护法陨落,他们很快就会采取行动,而我们的动作要比他们更快,先下手为强。”

    “看来你已经有了决断!”

    “正是,让各大峰主着手准备,记住,一切都要秘密进行,我们要一战而胜。”

    “是,门主!”对面,程刚很快掐断了联系,迅速命令各峰去准备。

    “天南,是时候重新洗牌了!”

    南剑天望着天际,目光悠长。

    在楚国皇族被灭之前,楚国以派立国,而天剑派则是楚国的靠山。

    天剑派拥有直系门徒数千,广系拜门弟子不计其数,下设天仙、天罡、地煞、天星四堂,每个堂口都拥有门徒逾千,相较天道门上下全门弟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谓势极雄大。

    天剑派不但是楚国的支柱,更是天南一带当之无愧的巨擎。

    甚至若发生战事,天剑派可以一宗之力独当百氏异族。

    天剑派总坛。

    掌教张耳高坐法台之上,在他身后是天剑派开山鼻祖和历代宗主的画像,此像共有七幅,其上皆是神光隐现,显然暗设有极其厉害的禁制。

    道祖虽已得道高升,然而离地三尺有灵,一副画卷却拥有毁天灭地之能。

    堂口正中一尊纹龙巨鼎紫 气蒸腾,使满堂生香清气迎面,闻之让人神清气爽,此鼎正是难得一见的八面玲珑。

    天剑派果然不愧为天南第一宗,处处皆宝。

    堂下,天罡堂堂主容成公、天仙堂李八百、地煞堂范长生、天星堂尔朱四大堂主依次而坐。

    皆是道 貌岸然仙风道骨,给人不怒自威的感觉。

    掌教张耳一扫众下,声音如同鸿钟:“近来天门连连逞凶灭门灭派,对此诸位同僚有何感想?”

    “此前左右护法前去劝降,最终被杀,显然天门未把我天剑派放在眼中,对于这等杵逆门派无话可说当灭则灭,惩之以儆效尤!”

    “具说现任天门之主南剑天乃是青年一代难得一见的才俊,雄滔武略颇有大将之才。他曾以独己之 力平定天门叛乱。并让入侵者有来无回,从此带领天门迅速崛起,铸就南剑传奇。此人 虽然凶名昭著噬杀成性,但并非没有可取之处,若能招降此子,则我天剑派自可兵不血刃一统天南,助 我大楚成就帝国霸业。”

    “此计虽然甚妙,但却未必能行得通,想他南剑天东征西讨,早有称霸之心岂甘屈居人下。纵然我 等威逼利诱使他臣服,但其心难彰若他假意称服却在日后反水,岂非不是为我天剑派种下一个祸胎。

    “南剑天野心狂勃,我天剑派岂能养虎为患,此人只可杀不可委用。宗主若有心颠覆天门,我堂 愿主动请缨。”

    ……

    一时间四大堂主众说纷芸。

    张耳神秘一笑,道:“各位道兄所言有理,南剑天当然要杀,但欲灭天门何须兴师动众。天道门一役南剑天虽然侥幸获胜,但亦被斩断一臂,可谓元气大伤,他若想复原短时间内怕是很难。”

    “我们的影子来报,他已经恢复了伤势,且修为更进一步。”

    “噢,竟有此事?”

    “现在此子正在落日山脉,我有个大胆的提议,聚集门内最为顶尖的力量,一举剿灭之,一劳永逸!”

    “不妥,若行肖小手段,只怕胜之不武,我们要堂堂正正的挫败天门,杀杀他的威风。”

    “可是如此一来,死伤在所难免!”诸位堂主皆是忧虑不减。

    “南剑天此人恃才放旷,且行为疯狂至极,从他单枪匹马杀上杜家便可窥得一二。我想他一定会来我天剑派,我等只须在本宗布下天罗地网,只等南剑天这个狂人来自投罗网 ,将其擒杀便是。而后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天门一统天南,铸就我大楚帝国千秋霸业。”

    “另外,铸剑山庄和圣火门正在秘密合炼天剑之心,意图在宝成之日和二派之力一统天南 ,孰不知在铸剑山庄我天道宗眼线遍布,此事早已落入本宗耳中。”

    “和一个异教合谋,无异于与虎谋皮,铸剑山庄一开始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天剑客 在炼器天赋上旷世绝伦,但是在权术上还差得远。” 张耳道。

    “铸剑山庄和圣火门合作谅他难有作为,但天剑之心乃是下界第一 魁宝,号称万剑之剑,若落到他门手中后果不堪设想,对此宝我宗势在必得,在场诸位道友相对此事可是已有对策 ?”掌教至尊张耳问道。

    “回禀宗主,我天道宗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枕戈待旦,天道门覆灭,而继承者天门更是势极而颓,实在不足为虑。从今天起天南一带便是我天剑派的天下,只等天剑之心出炉之日我宗一百单八位 绝世高手便杀进铸剑山庄强行夺宝,计划周密可谓万无一失。”天仙堂堂主李八百夸下豪言道。

    “如此甚好,天剑之心关系到下界的气运所在,不容有失。”张耳道。

    ……

    三日后,天剑派总坛。

    此时,内门子弟正在山门外巡视,突然,程刚和沉圆圆二人从天而降,战袍迎风猎猎做响,皆是祭 出本命法宝伏魔杖和重锤,毫不掩饰杀意。

    为了助程刚一臂之力,南剑天特意将至宝伏魔杖赐予程刚。

    “到底什么人胆敢擅闯我天剑派,简直是吃了熊心豹胆。”内门弟子皆是剑拔弩张如临大敌,将二人团团包围。

    “非我同类其心必异,门主誓灭天剑派,胆敢阻者杀无赦!”

    “天门必胜!”

    当即,程刚、陈圆圆祭出神兵利器各显神通大开杀戒。

    程刚运转《金刚诀》,通体神光笼罩犹如金刚再世,体质的防御催发到极致,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伏魔杖佛光浩浩横扫八方,大明王手所向披靡。

    掌下自有乾坤镇压诸天。

    陈圆圆一柄重锤舞得虎虎生威,千钧之力竟被她只手抓来,重锤仿佛化为微型星辰,流光振振防御严密风雨不透。

    重锤之下石破天惊,整座山门为之颤抖,但凡被重锤神威挂中无不当场惨死,化为一滩肉泥惨死之状不堪入目。

    见此,天道宗子弟无不胆寒,身形惊退避之唯恐不及。

    锤风夹着掌影,一时间惨叫声惊呼声不绝耳际。

    程刚和陈圆圆所向披靡。

    “杀!”

    虚空中,陷入了鼎沸,黑压压的御剑修者扑杀而来,迷蝶仙子、灵芝仙子,寒云、南仲天、天刑峰峰主周思忠赫然在例。

    这一战,天门倾巢而出,毕功一役。

    此战,关系到天门的存亡和气运,南剑天也早早来到,此刻他正站在云团之上望着下界撕杀的战团,他在寻找自己的对手。

    如今,他的眼里也唯有天剑派门主张耳一人。

    程刚、陈圆圆两大凶神左冲右突所向披靡。

    二人在前方开路,一边放开手脚大肆杀戮一边向前突进,所过之处尸横遍地。台阶之上血流成河,虚空中腥风裹 面。

    迷蝶仙子、灵芝仙子,寒云、南仲天、天刑峰峰主周思忠等高手分兵四路,直扑天剑派四大堂口。

    “到底什么人竟敢来我天南第一宗造次,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虚空中突然炸响一声,只见两名面相酷似的中年男子破空而来,身形在程陈二人面前落定,正是山门二主。

    天道宗入山的各个山门皆由二人全权掌管,类似于南仲天天门总管一职,此刻二人望着脚下被屠杀一空的手下不免表露出愠怒之色。

    “此女姿色平平却凶悍至极倒也不失为一奇,若能将其制服你我兄弟二人定要好好炮制一二,哈哈 哈……”山门二主相顾淫笑道。

    “该死,竟敢对我天门陈护法无礼,纳命来!”闻言,程刚脸色顿变,他与陈圆圆相处多年日久生情,岂能见她受辱?他少有地现出杀机,催掌杀来。

    “想不到还是一对小情人,既然你想死本座就成全了你,留你一口气在,让你看自己心爱的女人如 何被我凌辱。”山门之主恶毒一笑当即催剑迎战。

    当下二人缠斗一起,程刚依仗强横的体质伏魔杖、大明王手并用横冲突进,大战天剑派高手,剑臂钲然相交声不绝耳 际。

    此剑虽然称不得一宝,但却削铁如泥,竟伤不得程刚分毫。

    剑臂相交处隐有佛文闪现,剑势被一股 无形的力量阻挡在外再难寸进,山门之主不禁心下骇然。

    二人既然胆敢挑衅天剑派,想来定有些手段。

    程刚亦是暗惊于心,他自认为实力了得,现在去路却被区区山门之主所阻久战无果。而敌方护法长老、四大堂主,诸如天罡地煞一百零八位高手等等岂非不是拥有逆天之能,天剑派底蕴深厚果然不愧为 天南第一宗。

    二人一触即分:

    程刚暗捏金刚诀,一只佛印在掌中应运而生光华四射,狂暴的力量充斥于空。

    山门 之主将全身元力析数注入剑内,登时剑身宝光大盛,二人酝酿最后一击。

    程刚大明王手豁然拍出,掌中佛号化为一只遮天佛印向对方当顶镇压。

    山门之主见敌势汹汹不敢大 意,当即催剑斩下,一道无匹的剑气如脱缰之马奔腾而出,与佛印轰然相交僵持于空,二人实力相当一 时间竟难分高下。

    “胆敢挑衅我天剑派荣威,都该杀!”

    另一名山门之主挺剑杀来,径直袭向程刚。

    “暗箭伤人,原来天剑派也不乏无耻之徒,想以众欺寡,须得先问本姑娘同

    不同意。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