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天下书库”,网址永远不丢失!

天下书库欢迎您!| 短信息| 我的书架| 会员中心

第五百二十五章 大漠雄狮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       
    ‘难道有什么不对?’ 九九一在畜生的注视下心神竟错愕一动。

    “只是你如何得知这些?”九九一问道。

    “人有人言,兽有兽语,我和坐骑朝夕相处数十载,与它心悉相通,它在想什么我这主人自然清楚 。”

    “噢,竟还有这等奇事,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不知阁下想如何处理此事?”

    “畜生的事自然由它们自己解决,你我同是身为主人不便插手,以我之见让它们比赛一场更加公平 ,拙劣自见分晓。”神秘男子冷声道。

    “什么兽有兽语,简直是一派胡言。感情是因我等不愿借水于你,而你却借题发威专找不快,我们 急于赶路岂有时间与你啰嗦,若再不让出一条路来休怪本座对你不客气。”

    神行四使早已怄火多时当下就欲发作。

    谁知神秘男子竟无视这些,双目如刀紧盯商队之主九九一, 只是头戴斗篷掩饰了杀机,使人难以察觉。

    九九一大手一挥打断他的话,不失豪爽道:“神行四使,不得无礼。好!本座便答应你的请求,让 二兽公平比赛一场,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且慢!”神秘男子突然打断他的话。

    “怎么,难道你怕了吗?”九九一冷笑道。

    “怕?我何惧之有,只是没有赌注的赌约有什么意思,难道你不觉得吗?”

    “怎么,你又想玩什么花样,这场赌约你想要什么赌注?”九九一隐隐感到自己正一步步落入对方 的圈套。

    “哼!这个赌注只怕你不敢下。”神秘男子有意以言相激。

    “简直是笑话,想我九九一在西域商界乃是一方大鳄,通吃四方,可谓富甲天下,有什么赌注我不 敢下,你倒是说说看。”

    “我的赌注就是你身后那尊玉佛,这个赌注你到底下是不下?”神秘男子阴笑连连。

    闻言,九九一 和神行四使不禁脸色大变,对方竟一口道破车上所载货物,只怕此人的目的绝非借水那么简单。

    难道他 是为玉佛而来?

    或在暗中另有帮手,但神行四使通过神念探知,方圆数十里应该无人才对,难道是我等多心了?只 是眼前此人身份有太多疑点,不得不防。

    这尊玉佛乃是九九一的全部身家,行事自然慎而又慎,思虑再三最终他心念笃定,咬牙狠声道:“ 好,本座便答应了你。”

    在他看来这是必赢之局,千里马会跑不过一头毛驴,千古笑谈!

    “九大人,小心其中有诈!此人来路不明,万不可轻易许下赌约,不然悔之晚 矣!”神行四使心中大急。

    “不必多言,我心意已定,本座就不相信千里马还比不过一头毛驴,蜗牛和兔子赛跑,听来都觉得 好笑。我的赌注是这尊玉佛,那么阁下的赌注又是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唯有这副七尺之躯。若我输了我一人一兽的生死便随阁下取舍,绝不反悔!”

    “难道他真的疯了不成,为逞一时之气竟应下赌约。”

    “惹九大人不快,除非他活的不耐烦了,在此承下必输之局。”一时间,商队之后众武丁议论纷纷 。

    但在神行四使看来此事必有蹊跷,甚至是诡异,毛驴与千里马赛跑必败无疑,但对方竟表现得自信满满,难道他还 有什么依仗?

    “好,我们一言为定,不过你输定了。但是那时本座不会杀你,我会让你终世与我为奴,而这匹毛 驴便负责磨庄园上下所需的全部米面,因为你的愚蠢你和这畜生将会丧失毕生的自由!”九九一豪言道 。

    “我看倒未必,莫要高兴的太早了!”神秘男子冷笑一声,竟化掌为刀,凌厉的剑气脱掌而出在地面 上划下一道赛线。

    “竟是修行者!”

    九九一和神行四使皆是讶然一声。

    对方有意隐瞒真正实力,只待立下赌约再行施 展,此人必有更大的依仗。

    但无论如何玉佛都不容有失,若走失这趟镖神风门声名何存?镖主更不会饶恕他等,若眼前此人有 心染指玉佛,神行四使将不惜一切手段斩杀之捍卫神风门威名,无形的杀机弥漫当空。

    “九九一,我们可以开始了?”神秘男子道。

    如果说先前的他只是一名无足中庸的小辈,而他现在 所给人的感觉却是深不可测,似乎一切事态都在他股掌之中。

    “好,为免他人说我九九一以良马欺你,便让你先行一步。”

    “哼!死到临头竟还在此充大,也罢,本座便承下好意不再礼让。九九一,你可给我看好了。”

    神 秘男子话音甫落,只闻毛驴仰天长鸣一声,脖间翎毛抖擞一扫颓靡之态。胸前一撮红毛血光毕现,接着 竟如同神助脚下生风身形如离弦之箭向前方激射,伴随滔滔铁蹄声绝尘而去。

    “这,怎么可能……”

    见此,九九一、神行四使无不震惊当场,对眼前一幕的惊讶无异于一个婴儿 刚刚降世便会跑路说话,甚至一拳把一名年轻力壮的青年打翻在地。

    九九一不敢再有大意之心,当下催 马直追而去。

    少顷,只见一道身影如旋风席卷而来,最先到达始发地的竟是那名神秘男子。

    九九一败局已定,此 事该如何了断?神行四使面面相觑,脸色阴晴不定。

    一炷香时间过后,九九一姗姗来迟,马匹在沙漠中快速奔走极为消耗体力,此行下来千里马竟有些 微喘。而毛驴自始至终泰然若定,优劣等阶的差距不言而喻。

    千里马望着神秘男子身下坐骑不禁气馁的 低下头,鼻孔高鼓犹在喘着粗气。

    “九九一,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神秘男子冷笑道。

    “为什么会这样,这到底为什么?”九九一发出不甘的怒吼,千里马竟真的败在一头蠢驴手下,说 来都让人难以置信。

    “愿赌服输,九九一,从今天起玉佛就是本座的了,失去玉佛你将一无所有,沦落一方。若你肯屈 尊便罢,每日在府上撵驴拉磨,本座自然不会亏待于你。若我心情舒畅了没准还会另有赏钱,但你这一 生却翻身无望。”

    还记得这是先前自己亲口说出的话,现在听来显得格外刺耳,仿佛一记无形的耳光打在脸上。

    九九 一脸部横肉一阵不自然的抽搐,阴冷的目光直视神秘男子。

    若非顾忌声誉只怕他早已出手击杀对方,玉 佛乃是他的全部身家,自然誓死力争,岂容多让?

    “阁下步步为营将我逼得狼狈不堪,真是好生深厚的心机,在下实属钦佩之至。我早该想到这一切都是你精心设置的陷阱,引诱我一步步走进圈套 ,现在你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自古兵不厌诈,你没有输给我,而是输给了你自己,只因你太过自大,把自己的机会一次次拱手 相送。九九一,现在便是你兑现诺言的时候了。”

    “本座言出必行,只是你拿什么证明自己赢了这场比赛,我怎知你是与不是中途折返?”

    “哼!本座早已料到你会食言,看来果然如此,不过我早有准备。这是我在十里外采取的一株狼毒花 ,你大可差人去取证,它足矣打破疑点,九九一,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狼毒花乃是大漠第一毒草,凡人触之必定全身腐烂而死,成年体狼毒花可使人直接化为一滩脓血。 而眼前神秘男子将狼毒花徒手握在掌中竟浑然无事,当真是为奇人。

    “现在我方人多势众,阁下难道未看清大势,而玉佛价值连城乃是我的全部家当,必定誓死力争, 这份大餐只怕你吃不下。我本不想以势压人,你若就此离去我可以只作什么都未曾发生,你要的水也一 并拿去。”

    九九一将一袋水当空丢向神秘男子,但就在上空水袋却被一股无形之力所阻,随后应声炸破 ,一朵水花当空绽放。

    “竟敢拒我好意,这么说你是不答应了?”九九一脸色阴沉杀机陡盛。

    “我要的不是一袋水,而是讨回一个公道。”神秘男子毫不退让。

    “年轻人,你实在太固执了,这只会将你反害。说,你到底要多少银两才肯罢休。”

    “九九一,你未免太过小看了我,男儿膝下有黄金,一个人的气节万金难赎。我说过,赢了这场比 赛就要取回我应该得到的,没有人可以阻止我。”

    “过分贪婪只会使你输得一无所有,玉佛价值连城,岂是你这等小辈所能染指。”

    “一干言而无信的小人,既然你不肯兑现承诺,本座唯有自己强取了,莫怪我手下无情。”

    “竟敢威胁九大人,现在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众武丁拔剑一涌杀来。

    “既然你们想死,本座便成全了你。”

    “你们不是他的对手,还不快退下,不得有违!”九九一厉声喝止,再施援手已是不及。

    只见神秘男子大手紧攥狼毒花被碾碎为毒粉,伴随掌劲席卷四方。

    所过之处但凡吸入毒粉的武丁无 不发出凄厉的惨叫,全身皮肉层层溃烂,隐约可见森然白骨。

    当前几人则骨肉消融殆尽,化为一滩脓血,即使幸存者也已失去再战之力。被毒瞎眼睛倒地痛苦挣 扎,发出杀猪般的惨嚎,生死两难。

    “有我神风门在此你竟还敢造次,简直是目中无尊,今日便斩你以儆效尤。”神行四使拔出宝剑, 脚踏马蹬身形冲天而起,三柄功名剑剑身如银水轻颤,寒锋直指端坐在马背上的神秘男子。

    “简直不知死活,你神行四使虽然名动江湖,但对本座而言却是中庸之辈。既然尔等不明是非,留 之何用?”

    ‘锵!’

    神秘男子自靴间拔出一柄短剑,竟在传说中的三大魔兵利器之一——魔 天刃。

    神秘男子魔兵连连虚斩,数道惊天血鸿当空划下。在三双惊恐的目光中神行四使惨叫一声被当空斩 落,三人来得快,去势更快,残肢断体陨落在滚滚流沙中。三柄功名剑从天而降横插于地,主人身死陨 落剑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整章阅读